暂时潜伏°

圈名肆小黑
★混K 凹凸 海底囚人 怪诞 崩坏学园 欧美 超多圈
★不挑食几乎啥cp都吃 以产文为主

曾经是个骗徒Ⅲ

●关于帕洛斯之后剧情的猜想

○仅代表个人观点

●自杀式虐心

○cp向...这段cp有点隐安雷?骑士大人你偷偷喜欢着雷皇吧!

●打戏打戏x【不存在的和(bao)平(li)人士打戏写的和调情(?)一样

————————————————————————

“所以呢...打算一个个劝降吗”
不知什么时候起帕洛斯脸上的表情就变的严肃起来了

“你们颓废的样子... 就算是恶党我也不想看见” 帕洛斯略显严肃的表情在安迷修看来 仿佛透露着悲伤

“每个骑士都这么同情敌人的话 怪不得只会剩下‘最后的骑士’” 帕洛斯将表情挤压推回原位调侃他
“颓废也好 高兴也好,这都是我们的事情吧”

该死还是改不掉说我们的习惯 帕洛斯真想抽自己一嘴巴,心里放不下身体也习惯了
这不是正是堕落吗,从孤傲的狐狸变成了群聚的鬣狗
呵,真可笑
坏人堕落了,那我现在是什么人

帕洛斯抬头瞪着这个不速之客,他开始怨恨
这个自称为骑士的人拯救不了他,他堕入深渊的灵魂被狠狠的推向了更深的地狱

“...还是要打吗”  安迷修坚定的与愤怒的毒蛇对视着,带着他的希望 怜悯 仁慈
他希望着可以感化这个危险的野兽,其实他在海盗团的微笑中少了许多虚假
明明也是个喜欢笑的孩子 为什么非要伪装
想到这些安迷修不禁微皱着眉 眼中又渗出一种悲伤的情感

这个表情...
帕洛斯厌恶至极,他凭什么同情自己 他没有资格净化他人 他不是圣人!不是领袖!只是个敌人!他不配!

箭步猛冲过去毫无犹豫的一拳打过去
这一拳是全力 重的抵挡不住 安迷修趔趄后退 眼前的景色瞬间就已经被黑影包围了
帕洛斯的原力技能是非常恐怖的 现在几乎分不清本体,每个暗影都黑着脸眼里都透出同样的杀意 金红色的瞳透出诡谲冷酷的暗光
一下下的重击让冷热流碰撞摩擦出哀鸣
全方位的攻击也令来不及躲闪防御安迷修受了不小的伤

“不还手吗 那就带着你恶心的骑士道在此终结吧”

帕洛斯的声音飘忽在地穴里冷冷的传入耳朵
安迷修不得不战了...
刹那间解开双剑的防御,反身斩断身后在身后的暗影翻滚冲出去
剑气也十分具有威力,波及到的地方小半的暗影破碎了 很快又聚集着包裹起来
“嘁...果然很麻烦”
安迷修挥动着双剑将学到的一套套剑术使出,着实刺穿了暗影 没有顺序单凭脑筋飞速转动反应着想出对应的剑法,攻击防御突刺最后整个击碎

但是帕洛斯本体并没有出现在视线里
“在上面吗!” 安迷修直接施力交叉双刀举过头顶 瞬间就有重力压下来

头顶一向是人类的盲点
帕洛斯一直浮在安迷修头顶准备着一脚踢过去最后一击
“唔!”
帕洛斯用力太重没来的及躲闪分被抓住脚踝,按到地上 热流直直冲来但偏移了心脏位置刺向左肩

安迷修放下紧绷的身体 脱力喘息着半跪下身体,但握住冷流的右手不肯放松的按住他

真难对付...
看来他完全不是想要逃掉才背叛忠诚的 是真的有能力
安迷修突然觉得以前和海盗团的战斗就像被逗狗一样 ,那四个人拼全力联手第一次就可以干掉他
虽然刚刚还不是极限,但自己还是太过弱小

帕洛斯并没有因为肌肉穿透而疼痛的哀鸣
只是躺在那里冷眼看着他
被这样看着安迷修脑中产生了逃走的冲动 但瞬间就被淹没,这场胜利是他赢了

“动手啊”帕洛斯笑了 那上扬嘴角孩子般笑现在看来实在令人发指
“不 我放你走”
“真蠢” 帕洛斯狠狠的嘲笑他
“现在杀掉你 和趁火打劫是一样的”安迷修是冷静思考后决定的,雷狮不重视他也会伺机复仇的
叛逃的蛇也是属于王的拿走了就得付出代价
现在还不是大战的时候...

安迷修恢复了呼吸和精神 小心的拔出剑转身走向洞口
“希望下次能和强者再战” 安迷修最后表明自己的希望
“你 和雷狮海盗团一起”
“......”

帕洛斯按住出血的肩膀坐起来,看着他脏兮兮的背影 带着渗出血的额角和仍然板直的身子气势不减的走了
这个家伙...
在他通往地狱的半路又将他拉住了
帕洛斯再次迷茫起来

————————————————————

不用担心!我已经在为帕总疗伤了!【埋帕总怀里蹭蹭
觉得ooc了...
这个安哥哪里不太对 谁能给我一套详细的数据Orz
喷我吧!不过轻点...

评论(1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