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潜伏°

圈名肆小黑
★混K 凹凸 海底囚人 怪诞 崩坏学园 欧美 超多圈
★不挑食几乎啥cp都吃 以产文为主

曾经是个骗徒Ⅶ

●关于帕洛斯之后剧情的猜想

○仅代表个人观点

●自杀式虐心

○cp向德祖 安雷 帕佩帕佩帕佩

●嘉九岁又搞事!雷总依旧大活跃!安迷修客串围观!

○帕总在登场 下篇可能就是结局?

—————————————————————————

细碎的冰晶在余电的电光中发着蓝紫色的光 这冰晶似细密的仙境精灵尘埃,但装点着的是战场
的的确确打中了,但雷狮不肯松懈 握住锤柄的手用力的发白
嘉德罗斯被雷击锤在墙上,他的金色头发有些熏黑和电焦 脖子上的围巾还有白的上衣有星点的灼烧洞穿的痕迹 大罗神通棍还握在手里,被前面长长刘海挡住的脸看不清表情
“嘉德罗斯大人!”祖玛抱着受重伤的雷德不知如何是好

安迷修在第一次出现雷光的时候就感觉不妙 迅速向寒冰湖赶过去,穿过践踏平原的时候费了点事 过去之后刚好是雷狮引发雷电云反应的时候 那一锤威力巨大 安迷修靠得又近毫无防备 将双剑插在地上才固定住身体
自从和帕洛斯交战后,这几天不停有人找他麻烦 而且总是能看到一闪过的白色的身影,没有什么存在的气息 错觉?
在嘉德罗斯上方断裂的冰山上 他看到帕洛斯出现了,他半趴着可能也被雷电波及了 他到底要做什么?安迷修隐隐有预感他会偷袭被嵌在冰山上的嘉德罗斯 安迷修和雷狮明白嘉德罗斯...不是一击就能打倒的......

帕洛斯非常不爽这个自以为是的骑士道 而且前几天的确是一直时不时的跟踪着安迷修 顺便找路人用花言巧语刺激着他们去挑衅安迷修,让他没办法好好养伤 相同的帕洛斯肩部的伤他并没有时间和心情去处理
帕洛斯不知怎么的就是想找到海盗团 一路问过去都是没结果,每次有了确切消息去了之后海盗团就已经转移了 真细致呢卡米尔
帕洛斯还去了彷徨者峡谷,那块雷狮经常躺着的石头上居然有一颗星规规矩矩的刻着
“......这是什么啊” 帕洛斯忍不住嗤笑雷狮幼稚,想到自己已经不属于这里了 转身 不回头的走了 帕洛斯知道自己那个时候的表情一定很难看
心烦意乱的时候就会派出暗影使者监视已知的各位高手 格瑞 嘉德罗斯 连神近耀都被他偶然撞见 就是找不到雷狮一行 想想以前自己无聊的时候还可以戏弄一下佩利那只蠢狗现在做这些根本提不起兴致 他知道自己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人但是下意识的就想回忆
和安迷修玩腻了捉迷藏 那游戏简直无聊至极安迷修并没有捉鬼的意思 到显得帕洛斯像个跟踪狂
帕洛斯选择改变目标不要命的跟踪起嘉德罗斯 谨慎的保持距离让帕洛斯有点找回从前的自己 那一天很顺利的过去了早上起来 听到了他们去寒冰湖计划,打算看场好戏 悠闲地仔细检查了下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 用些以前常用的药水杀毒消炎 忍痛仔细清理了之前没处理好的坏掉的肉皮 利用右手和牙齿细细缠好绷带拉起衣服遮住 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跳上巨石抄近路去了寒冰湖

“为什么在这里...”帕洛斯站在嘉德罗斯头顶的座冰山上看期待已久的第一第二名打斗 但那是雷狮和嘉德罗斯
自己找了的好几天的人居然在这里碰到,这不是要团灭的节奏吗?!
但是在近距离看到雷狮的那一击,帕洛斯居然觉得雷狮绝对能赢 心中产生了只有佩利才会有的愚蠢的骄傲感 帕洛斯明白了自己已经完全被海盗团同化了,背叛......不止是行为还有内心 可它还不肯走远 甚至想回去吧
伏身躲避的时候也拟定了一个想法

嘉德罗斯并没有想把自己扣出来的意思 浑身散发着的炙热的气浪让周围的冰开始哀鸣断裂,看起来简单的挥动神通棍 身下整个冰山就那样碎掉了 藏起来的帕洛斯不得不现身躲闪退到靠近雷狮一侧的另一座冰山上
所有人的精力都集中在嘉德罗斯身上没有人看到和白色冰块颜色接近的他

——————————————————

安迷修是过来看老婆的 出于骑士道他不去帮忙?

佩利和卡米尔出于挂机围观状态x

雷德表示还想再躺一万年 即使祖玛你关注的重点不是我了x

帕总表示 被炸一脸冰碴子差点毁容

嘉九岁怒气值满,即将放大招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