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潜伏°

圈名肆小黑
★混K 凹凸 海底囚人 怪诞 崩坏学园 欧美 超多圈
★不挑食几乎啥cp都吃 以产文为主

阳光

http://711415.lofter.com/post/1e3bdfb8_10e7694c
@G-invidia 和太太的联文
先糖后刀那种
啊啊啊啊啊第一次联文超紧张
刀子是我,对我是后妈qwq
大篇幅都是太太写的

——————————————————

要不是因为满脑子都是金那个傻瓜,格瑞才不会被这只高阶级的魔兽攻击到。
虽然在被咬到的一瞬间格瑞就拿烈斩劈了过去,但也难免在身上留下了正不断冒血的齿印。格瑞勉勉强强用原力止住了血,魔兽的牙齿居然还是带毒的,格瑞觉得自己有些晕乎乎的。
他靠着一棵树坐下,扯开衣服检查自己的伤口,齿印看起来很深,周围还有变紫的趋势,下口还真重。
格瑞努力的把自己的气息调整到最弱最淡,因为他知道现在自己受着伤,如果被人发现的话,人家一定不会帮自己,而是会选择干掉自己来收下这个超级积分大礼包。魔兽也一样,它们会盯上自己身上大量的原力。
格瑞一小步一小步的挪着,确保自己的动静很小不被他人发现。

但有句话叫祸不单行。
格瑞在离寒冰湖不到五十步的时候,突然下雨了。冷风携着雨点不断的敲到自己的脸上、身上、伤口上。就算是平常习惯了寒凉的格瑞都觉得冷。
他也顾不上自己的气息暴露不暴露了,他加快脚步移动到寒冰湖深处的木屋里。他摸了摸自己的头,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在发烧,发高烧,绝对不低于38度。
他重重的推开门,然后蹲在地上喘气,他抬头环顾四周,在房间里看到了金的身影。

“金?你来干嘛?”格瑞的声音很嘶哑,显然是受到了发烧的影响。
“格瑞你怎么了?!发烧了吗?!”格瑞听到金焦急担心的声音,莫名的感觉心情很好。“别吵,我没事。”
金扶着格瑞靠在床上,又给格瑞递过来一杯热水,然后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用手撑着头静静地看着格瑞发呆,湛蓝的眼睛静静的盯着格瑞,注意到格瑞的目光后朝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格瑞觉得有些好笑,他伸出手握住金的手,然后闭上眼睛躺在床上,想要休息一会。
金在格瑞调整位置的时候看到了格瑞身上的伤痕。“格瑞你受伤了!”
“嗯。”格瑞淡淡的应答,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你需要包扎格瑞!你淋雨了吧,身上都是湿的!我帮你换衣服吧!”格瑞听到金要帮自己换衣服,耳尖微微泛红。
“嗯。”格瑞听到自己这样应答,果然自己心里最在乎的,还是金。
一时间房间里静的只剩下换衣服时布料摩擦的声音,金拿着温热的毛巾仔细的擦拭着格瑞身上的水,又拿干毛巾帮格瑞擦头发。
金看着格瑞身上的伤口,心疼的摸了摸。“嘶…”格瑞突然出声吓了金一跳。
“疼吗?格瑞。”金刚想进行包扎就被格瑞阻止了。
“没事,我自己拿原力治疗就可以了,这样的伤口不用包扎。”
“可是……”格瑞打断了金,扶着床慢慢躺下,“好了,我睡一会吧。”格瑞摸了摸自己的头,似乎比刚才更烫了。因为发烧他有些眼晕,抬头想仔细看看却看不太清金的脸。
金悄悄的站起身来,把脚步尽量放的很轻,然后拐向厨房去给格瑞热牛奶喝。
格瑞支起身子从床头柜里摸出了一片退烧药吞下,等金再次坐回自己旁边时,格瑞接过牛奶一饮而尽,甜腻腻的奶味在口腔里扩散,牛奶温度正好,格瑞觉得喝下去暖暖的,很舒服。@
格瑞握着金的手,躺下之后慢慢地闭上眼睛。格瑞感觉到金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自己的头发。
格瑞的嘴角突然带上了浅笑。
“格瑞……说起来我们好久都没见面了……”格瑞感觉到金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嗯。”
“格瑞我好想你呀。”金用头蹭了蹭格瑞,格瑞难得的回答了金“嗯,我也想你。”
“格瑞…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格瑞摸了摸金的头,“傻瓜,你在想什么?当然不会。”金似乎也有些困了,格瑞看到他迷迷糊糊的挥了挥手,然后搂着自己念叨。
“我也不会离开格瑞的……”
“真是个傻瓜。”
格瑞费力的支起身子,然后撩开金额头前的碎发,吻了吻金的额头,金似乎感觉到了,他突然睁开眼睛,脸上变的通红怔怔地盯着格瑞。
“格瑞…你…我…不是……”
“金,我爱你。”格瑞笑笑,紫色的眸子专注的盯着金。
金的脸红的像烧着了一样,格瑞看着金害羞的样子心情颇好的笑了笑。
“格瑞…我我…我也爱你。”金的声音越来越小,但在格瑞听来就像是鼓槌重重的击打在鼓面上一样。
一石激起千层浪。
格瑞吻上金的嘴唇,只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就离开了。格瑞把金拖到床上,然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搂着金。
“睡会吧,醒来记得叫我。”格瑞淡淡的出声,金也在他怀里乖乖的不动,因为高烧和受伤的缘故,格瑞很快进入了睡眠。
……

格瑞在刚刚甜蜜的话里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朦胧间他仿佛看到金黄的身影帮他盖上了被单,发烫的额头被他柔软的手轻抚。那是与发烧不同的令人舒心的温度,那一丝温暖缠绕着流入血液,汇入格瑞的心里,不由腾起热流,扩散,融化病痛带来的寒冷。

沉睡中的格瑞舒缓了眉头,呼吸也渐渐平稳,在他的梦里,有一个小小的金发少年坐着熟悉的白色飞船迫不及待的从天而降,扑向独自坐在阴冷角落里的他,紧紧地抱住冷的发抖的他,热情的和他打招呼。格瑞愣住了,回过神对上他清澈的蓝色瞳子抬起头吻了他,浅笑着和他问好。

格瑞曾经有过疑惑,为什么神的光芒会偏偏选中他,也感激过...

谢谢你,金......

金色的阳光温暖了黑暗渐渐清晰起来,金的笑脸还是一如既往,将格瑞从噩梦中救赎出来。

发烧的余热还留存在身体上,那是金的温度吧......

格瑞缓缓睁开眼,伸手想要去抚摸躺在身边守护自己那人柔软的金发
可是...
什么都没有触到。

天渐渐亮起来,那丝丝柔软的阳光透过没有拉起窗帘的玻璃浅浅的撒在他身上给予他温暖。

“金”
格瑞坐起身左右张望寻找,平时的吵闹,和昨天的温柔全然消失了。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半躺在床的边缘,被单也只是掩着半边身子,身上的伤口还隐隐的传来刺痛。

都是幻觉吗...
格瑞摇摇头那真实的感觉让他自己都不相信,金只是出去找吃的给他了吧

床头的药瓶倒了,水杯也倒了,小半杯的水都泼在那本每天都要看一遍的相册上,水已经渗进去了,封面也被泡起了褶皱。
格瑞有些失神 用手指拂过相册封面,慢慢翻开,那是从小时候和金在登格鲁星相识开始一直被他认真留下来的相册。
年幼的他从小就板着脸看起来就是过于成熟,看着旁边拉着自己笑的开心的那个小家伙格瑞不禁翘起嘴角。
"笨蛋"

随着时间排列的照片里,金从没有停下过他的笑脸。
最后一张也是......

格瑞翻到最后一页,那是一张灰色的照片。
那是金的墓碑。

格瑞的紫色的眼眸逐渐暗淡下去,他想起来了,是他亲手...将失去控制的金
最后的他也是笑着的,明明很痛苦吧还勉强的笑着,冲着最喜欢的格瑞说
“格瑞...对不起,谢谢你...我爱...”
最后一点点消散在他眼前。

格瑞只觉得自己再次被绝望和痛苦包围,当初自己紧握烈斩,用颤抖的右手刺向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时间仿佛定格在那里一样,脑内的记忆也停在那一瞬间,格瑞只能一遍又一遍痛苦着。

阳光透过窗子的角度逐渐抬高,更加温暖的金黄将格瑞笼罩起来,灰色的照片也被填上了颜色。格瑞抬起手将阳光捧在手心,他低下头 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表情,无声的泪水一颗颗滴入手心被金色包裹,然后紧紧握在手里。

“金,别走太远”

—————————————————
我的格式显而易见【掩面

评论(3)

热度(1)